那多个国家要搞,吃人家嘴软

社评:被传要加入印太战略,越南喜欢吗

  原标题:[解局]针对中国,这四个国家要搞“亚洲北约”?

澳大利亚—东盟峰会18日在悉尼落幕,14日至18日,来参加峰会的越南总理阮春福也对澳大利亚进行了访问,越澳两国宣布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双方在声明中提到南海,但没有说很刺激的话。

图片 1

如今越南在国际媒体上的曝光率挺高的,主要是因为它作为南海声索国与中国,以及与美日澳印等国的微妙关系。越南与澳大利亚结为战略伙伴关系,一些人望文生义,联想到越南近期与美国、印度、日本活跃的外交往来,又把一个颇具刺激性的问题提了出来:越南是要加入“美日澳印四国同盟”吗?或者说,越南是不是“四国同盟”的“影子成员”呢?

  见过四个国家开“吐槽大会”的场景吗?

印太战略已经提出有段时间了,它提供了一个让不喜欢中国的人可以很过瘾狂想的框架,并且已被一些力量当做向中国施压、要价的招牌。至于印太战略究竟是什么形态的东西,一个国家和地区怎么就叫“加入”了它,比如是去参加个会,或者表个态,还没有人能说得清楚。

  几天前的1月18日,在新德里举办的瑞辛纳对话上,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四国军方代表聚首。除了讨论如何维护“印太”地区的海上秩序外,还花了整整一个小时,“吐槽”中国这个“假想敌”。

既然是印太战略,印度应该是已在其中了,尤其它是四国对话机制的参加者。但是印度官方至今不说印太战略是针对中国的,也不承认四国对话是冲中国来的,只有印度媒体在兴奋地畅想四国如何联合对付中国。

  比如,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就称中国是“印太”地区“搞破坏”的强国, “某些国家正在破坏‘印太’地区的繁荣、开放和包容的潜力”;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河野克俊接着开炮,妄称中国的军事力量不断“扩张”,还暗指中国“一带一路”背后隐藏着军事动机。

更何况越南了。它在与美日澳印发展关系,不太在意因此而引发国际媒体的种种联想。同时它又很积极地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并推动两党关系升温,与中国一起给南海争议降调。河内与两年前相比不是更激进了,而是更圆滑了,更熟练地在中美之间以及中国与其他有影响力的国家之间玩弄平衡。

  值得注意的是,河野克俊还提出:美印日澳四国必须合作,创造环境“孤立”中国,迫使中国改变。这也将“四国同盟”这一概念,重新拉回到我们的视线。

澳大利亚作为美国的“铁杆盟友”也留了一些私心,忍不住在经济上“通中”。而且“吃人家的嘴软”,堪培拉在表现一段时间对西方中心主义的忠诚之后,往往又会强调“看不到中国的敌意”,“中国不是威胁”。

图片 2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哈里·哈里斯

根本原因还在于,中国经济已是西太平洋最强大的磁石,一些力量宣扬的“中国威胁”没有确凿的佐证,相关担心抵不过与中国合作的吸引力,而与中国对抗的坏处远远大于为美国效力所能得到的好处。所以区域内个别国家做出复杂的、可以进行多种解读的外交姿态,搞得印太战略有些朦胧。

  概念

美国推印太战略的目的最明确,日本也明确,都是要牵制中国。澳大利亚和印度都有机会主义的成分,如果越南确实在往上凑,它的机会主义性质就更浓了。美国的目的虽明确,但当年遏制苏联是要遏制它的扩张,易于操作,而遏制中国的进一步成长却无从下手。美国自己就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如何与中国切割?

  美国是“四国同盟”构想的始作俑者。

越澳结为战略伙伴关系完全有它们的正当性,它们都是主权国家,有权对彼此的关系进行定义。再说“战略伙伴关系”这种名称有些贬值,中国与越南是“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国与澳大利亚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比越澳关系的名称叫得还响。所以单从阮春福这次访澳摆到桌面的成果来看,中国人没必要说什么。

  2004年底印度洋海啸发生后,在美国推动下,美日印澳四国就组成协调救灾行动的“核心集团”。这一昙花一现的组织,也成为“四国同盟”构想的最初起源。之后,2007年5月,美日印澳在东盟地区论坛会议期间,举行了首次四方司局级的安全对话,被认为是“四国同盟”(或“亚洲北约”)的雏型。

至于堪培拉与河内是否把各自的机会主义往一起拧了拧,我们不清楚。国际媒体纷纷朝着“是”的方向解读,还是请它们对那些解读做回应吧,中国人可以顺便听一听。

  不过,随着2007年9月安倍晋三下台、印度总理辛格在国内遭到左翼政党的质疑和国大党内部大佬的反对,以及2007年11月澳大利亚霍华德政府下台(陆克文继任),“四国同盟”也就没了下文。

  整整十年后,在日本的摇旗呐喊之下,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重启。2017年11月,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四国外交部的司局级官员在越南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了四国会议,就“印太地区的共同利益议题”展开讨论。

  从2007年到2017年,已经沉寂了10年的“四国同盟”,为何得以重新启动?

图片 3基础

  这次四国安全对话,看似是为了应对核扩散问题(朝鲜核问题)、恐怖主义、海上安全和互联互通问题,但是更深层的动机来自四国“印太”战略的利益汇聚。

  2017年12月18日,特朗普政府正式公布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其中“印太”取代“亚太”,正式进入美国官方的地缘战略词汇中。

  虽然美日印澳对“印太”的理解不尽相同,但是在基本目标和利益上是一致的。简单说,“印太”战略就是希望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区域之间搭建一个长期的战略弧,实现在经济、政治、气候,军事等领域里的两洋联动,直接制约中国。确切点说,“印太”的地缘政治诉求可归结为三个方面:留住美国人、提升印度人和挡住中国人。

  毕竟单就亚太地区而言,中国无疑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而这令一些“排华”的国家愈加不安。

  比如印度,在前文说的那场“吐槽大会”闭幕当天,印度就发射了射程超过5000公里的“烈火-5”弹道导弹。除此之外,印媒还特意宣称,这枚导弹可达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

  面对中国这个强大的邻居,印度一向不太淡定。毕竟此前,印度一直未被纳入到亚太范畴,曾经试图加入亚太经合组织(APEC)也未能如愿。新的“印太”将印度纳入其中,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实现对中国优势的制衡。况且,2014年5月上台的印度总理莫迪,早就频繁地使用“印太”一词了。

  除了印度,这段时间三番五次被人民日报“钟声”敲打的澳大利亚也积极响应,毕竟“印太”概念的提出将其放置在地缘政治版图的中心位置,也为澳大利亚在印度洋地区的存在提供了正当性,借用澳总理的一句话“澳大利亚人民要站起来了”。

  日本就更不用说了,不论是构建“亚太”,还是“印太”,一直都保持着超高的“积极性”。

  如此看来,新的“印太”战略构想,确实为四国同盟提供了“温床”,成为弱化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牵制中国海洋活动的双边或多边安全合作机制。

图片 4

  提升

  除此之外,近年来美日印澳四国内部关系的大幅度提升,也为“四国同盟”提供了保证。

  冷战结束以来,美印关系一直处在不断提升的轨道上。随着莫迪上台,印度不仅成为美国的“主要防务伙伴”,还一步步地朝着美国“准盟友”的方向发展。去年7月,印度更是派出唯一的航母“超日王”号与美日两国航母在印度南部的金奈港举行了“马拉巴尔”联合训练。

图片 5美日印三方均派航母或“准航母”参演

  2012年安倍晋三第二次上台时就提出“民主安全菱形”,试图构建贯穿印度洋和太平洋的“联合阵线”。这不,新年刚开始,日本和印度就接连搞事情:一是日本外长对印度访问,确认和强化了两国在印太方向的战略合作;二是组织联合军演,强化军事合作关系,颇有军事结盟的意思。日媒分析称,此次联合演习意在牵制“海洋活动日益频繁”的中国。

  印澳关系也在近些年内得到迅速提升。自从澳大利亚改变了对印度出口铀燃料的政策,两国关系的障碍逐渐消除。2017年4月,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访问印度,两国更承诺要以相互尊重与合作为基础构建一个和平繁荣的印太。今年,两国也将开启两国陆军军事演习。

  近些年日澳关系更达到了“亲密无间”的程度。18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访日,强调两国要完成《访问部队地位协定》谈判,使日本自卫队与澳大利亚军队在两国之间更好地开展活动。而一旦签订,澳大利亚将成为首个与日本签署该协定的国家。日媒更是报道,这次访问表明日本将澳大利亚摆在“准同盟国”的位置。

图片 6

  美国与澳大利亚的关系也在协调中发展。2017年6月5日举行了特朗普上任以来的首次美澳部长级磋商,双方强调要协同加强建设一个安全、稳定和繁荣的印太地区。其中一个案例就是,双方都承认2016年所谓的“南海仲裁案”的结果。

  同时,美日印澳四国之间,也逐步建立起双边的外交部长加国防部长的“2+2”对话机制。以印美关系为例,去年8月,特朗普和莫迪商量建立新的“2+2”印美对话机制,突出国防与安全议题,就是在突出印度在美战略中的支柱地位。

图片 7

  分化

  同样的利益诉求,升温的国家关系,重启“四国同盟”真的会“水到渠成”吗?

  国家之间的关系,一言以蔽之,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更何况他们之间还有特朗普这样一个“永远只有美国利益”的人物。这从美日印澳四国安全对话并没有发布联合声明,而是采取了各自发布公告的形式,也可以看出来。

  在公开发表的声明中,印度的立场明显区别于其他三方。尽管美国将印度拔高到其亚洲战略的“支柱”地位,但是对印度而言,美国的印太战略却是“烫手的山芋”。

  过去数年,尤其是南海问题仲裁案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以来,美国的外交政策显示出的不一致性,促使这一地区国家逐步转向中国,特别是东盟国家。《印度快报》评论家胡达就曾说过,美国的外交是为美国利益服务的,印度需要谨防被美国利用。这不,为了“挽回”东盟的心,莫迪邀请了东盟10国领导人作为印度共和国日的主宾,观看1月26日举行的印度阅兵式。

  澳大利亚也有担忧。采用“印太”概念后,澳大利亚将与美国更紧密地靠在一起, 并且疏远最大的贸易伙伴(暗指中国)。而这对澳大利亚来说,不仅不能解决其战略困境,甚至可能使其战略环境变得更糟。不妨回过头看看去年年底,澳大利亚的“精分”与“摇摆”。

  在美日印澳中,澳大利亚由于经济体量最小、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最重,过去一直是“排华”的犹豫力量。而印度则一直基于其大国身份的认知以及对美国的不信任,在四边安全对话中同样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发展取向。毕竟,将“印度洋”视为后花园的印度,面对声称要“建设自由开放的印度洋”这一说法,还是很难接受的。

图片 8

  应对

  无需讳言的是,“印太”概念下的“四国同盟”虽然各有各的小心思,但无疑有针对中国的一面。

  在美日澳发表的声明中,看似是对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海上安全、自由航行、国际法等概念的强调,甚至对于2016年7月所谓“南海仲裁案”结果的坚持,实际上都明显指向中国的南海政策。巧的是,今天人民日报“钟声”就评论了前几日擅自进入我国黄岩岛海域的美国“霍珀”号导弹驱逐舰,“美国如果期盼在东亚能有长期作为,那就不要一再跑来撞南墙”。

  除此之外,“一带一路”也是被针对的对象。在18日举行的瑞辛纳对话中,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河野克俊蔑称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无视国际法”,暗讽“一带一路”倡议藏有军事动机。

  同时,日本一直极力游说印度同意澳大利亚加入马拉巴尔海上军事演习,很有可能在2018年就正式形成四方海上安全“准同盟”体系。而这个“准同盟”体系一旦形成,加上四国共享军事基地、提高军队补给能力,“四国同盟”在中国周边的军事投送能力将大幅度提高,相当于对中国形成一个“包围圈”。当年老布什攻打伊拉克的时候,就是因为没有印度军事基地的补给,可谓费尽了周章。

图片 9美日印“马拉巴尔”联合军演

  那么中国该如何应对呢?

  对于中国来说,首先要保持战略定力。可以明确的是美日印澳四方领导人对话机制的形成尚需时日。因为印度不会毫无顾忌地同美国发展关系,日本的战略举措也有两面性,澳大利亚更是容易摇摆的一方。这一点,从这四国领导人更迭,导致联盟停滞十年就可看出。

  同时,“印太”的构建冲击了东南亚国家在原来亚太体系中的核心地位,中国可以在这方面下功夫。比如,随着中国“一带一路” 在印太地区的展开,中国可以尝试积极主动地将“印太”概念置于“一带一路” 概念之内,化解“四国同盟”带来的影响。毕竟这一区域号称“自由开放”,大家一起建设岂不美哉。

  总之, 中国仍然要对这“四国同盟”保持警惕,尤其是在“一带一路”的推进上,可能会出现更多的不稳定因子。对此,我们依旧需要持续关注。

  文/林民旺(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由马来西亚云顶娱乐官网发布于军事酷图,转载请注明出处:那多个国家要搞,吃人家嘴软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